最快更新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乌漆抹黑的,又是蚊子又是臭虫的,竟然让他在露天地理洗澡??就算论金论两卖,他聂震也是卖出黄金的价钱,林瑛一个村姑竟然敢比他还讲究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浴室洗,你们在这儿洗!”

    聂震说完就要走,可是被盛誉从后面一把就拽住脖领子。

    “你个大老爷们,在哪洗不一样,难道还有什么怕人看的不成!”

    聂震翻了个白眼,一晃肩膀甩掉盛誉的手,转过身掐着腰朝他顶了下胯,然后一脸挑衅的说道:“对!我怕亮出来家伙吓死你们!”

    七!~~话音刚落,这帮人有一个算一个,都给了他一大哄。看来男人对这种问题,都十分的敏感啊!

    “呀,敢七我,不服比比!”说完,他就脱下了牛仔裤,在这方面,他一向无敌。

    像是比赛看谁尿的远,谁的小鸟更茁壮这种事情,盛誉应该早就过了这个中二期了才对。而且他是半个和尚出身,一向色即是空,对这种事情从来都不感兴趣。可今天他就像是浑身充满了力量了一样,这一路就觉得内裤勒的绷绷紧,感觉给他一个支点,就能撬起地球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是男人都明白,特别是他这个年纪,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,每天早上都会一柱擎天。像是聂震这样了,就会像个泰迪一样总想寻摸个美女捅咕捅咕。但是盛誉和别人不同,他认为这就是在提醒他训练力度不够,他会加倍努力的练到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地方能动弹一下!

    再加上从小在少林寺的经历,盛誉一直清心寡欲,估计是刚才那碗人参打不酒上劲儿了,不然他出现这种尴尬情况的时候很少。身体亢奋的时候,人的脑子也会特别的兴奋,很容易做出平常不会做的二缺事情。

    以前他才不屑去比较这种事情,是不是男人,看的是有没有担当。驴吊大,也没见哪个女人喜欢驴的。

    但今天这不气血上涌么,刚才在泥田里轱辘半天也没冷却,难受的他脑袋有点糊涂,头脑一热也跟着把裤子一扒。

    聂震休息状态的,和盛誉现在备战状态的,怎么可能有可比性。

    “你个色魔!我脱裤子你老二为什么会起立!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黄色废料!”

    这帮人有一个算一个,都是情场老手,那点补酒对他们来说药力还不太够,谁也没想到盛誉是因为这个才会异常亢奋。也是,都是爷们儿,盛誉这样确实让人觉得尾巴根儿发凉。

    聂震一直引以为豪的事情,今天竟然输的一败涂地,他恼羞成怒的拎起一桶井水,都泼到盛誉的身上。

    这种时候洗个凉水澡,无异于热油锅里加了一瓢冷水,会让人难受的想死。

    但盛誉可不是一般的选手,他从练武那天开始,不管三九还是三伏,都是洗冷水澡,他早就习惯了。所以他没像聂震期望的那样,瞬间疲软,反而依旧坚挺的,自己又打了几桶井水好好冲洗了一遍。

    就算是三伏天,地下井水依旧冰冷刺骨,他们看盛誉洗的没什么反应,就以为也像河水一样,并不像想象的那么凉。因为之前在泥地里打滚,大家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干净地方,纷纷拎桶从头上像淋浴一样往下浇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大夏天的,一桶冰水兜头淋下去,那滋味简直就销魂。

    桶就那么两个,有没洗到的就问:“怎么叫的那么惨?是水太凉么?”

    “不~~凉~~,洗吧。”

    如果能像盛誉一样,眉头都不皱一下,或者别抖的像筛糠一样,可能还能骗几个受害者。

    “怎么直接就洗上了!井水老凉了,等我给你们拎热水呀!”

    刚才林瑛进屋后,就把热水烧伤了,大锅烧水特别快,一会就翻翻开。她拎了一些去浴室,和段雪俩人就够洗的了,知道男生在外面洗澡,剩下的林爸就帮忙拎过来,没想到这帮小子已经开始洗上了。

    这个年纪的男生最要面子,属于死要面子活受罪那种。明明刚才冷的直嗑牙,等林爸来了,却装的跟没事人一样说道:“没事,这才哪到哪啊,我们这么洗就行,您别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农村人没那么多花花肠子,不太会客套,林爸就觉得一把柴的事,又不是什么好东西。如果真需要,直接说就行,没必要装假。又看到盛誉一桶一桶的往身上淋水,还想这帮孩子不愧都是军校出来的,身体确实不错呢!

    “那行,你们不用我就给瑛子她们拿去了,女孩子怕凉,比不得男生。”

    不是,就是客套客套,怎么真的就给拎走了呢!

    等林爸走后,刚才那个瞎客套的,被大家按倒,结结实实的浇了几桶凉水给他!一点都不会说话!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